admin

高利贷从业者:如果有一天我不干这行了,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行业新闻 2018-05-09 10浏览


作者:Ivy宇萌
刚进入这个圈子时,杨萧对自己的未来还一无所知。浑浑噩噩到23岁,有一天自己的一个“大哥”对他说:来跟我干吧。于是他就进入了大哥的公司,工作部门是信贷部。那时候他还不清楚自己即将从事的就是高利贷行业,也没想到一干就是十年。从最开始的跑业务到后来自己开公司,虽然越来越得心应手,赚的也越来越多,但是杨萧并不以此为傲。他说,我现在每天一睁眼就想着谁欠的钱还没还。这种日子不好过。
刚开始时为了拼业绩,什么难讨的债都要去
领导给杨萧一份客户名单,按照指定的还款时间打 去催款就好,相当于客服的工作。后来他开始跟着同事上门催收。刚开始杨萧初生牛犊不怕虎,遇到难啃的骨头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想表现一番。
有时候连合同都忘了带就冲到借款人家里,他头脑中还充斥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概念。等碰到了各种死磕不买账、各种耍赖或者直接人间蒸发的借债人后,他突然意识到:欠钱的都是大爷,这句话一点不假。
碰到过最奇葩的借款者,家庭住址写的是郊区的农村。拖欠两个月借款后,领导派杨萧和几个同事一起去上门催收。那个借款人是自家盖的三层小楼房,当时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杨萧说明来意后,对方老人平静地请他们坐下歇息,然后不自觉地诉起了苦。
杨萧一行有些动了恻隐之心,犹豫着要不要打道回府时,回头看到这家人家的窗台用的是精致的雕花铁艺,“哇塞这么豪华,我看着一下就火了。”他们商量择日再来,趁没人的时候往楼房的墙上刷上了“血”字。这其实是一个最能看到人间百态的职业
“这个行业没有门槛,而且赚钱的路径有很多。”路帆做小业务员才半年,就有个女学生主动找到他想要借钱,据说是为了买手机。“女大学生,买手机,借钱。是不是很像今天的裸贷?哈哈。”
但是当时他所在的公司不做小额短借,路帆就想,反正借的也不多,何不按照公司的利息自己私人借给她。后来那个女生还不起利息,他就也没催着人家还。
“之后还遇到过一个姑娘,我说服了公司的风控帮她贷下了款,她一激动邀请我到她家过夜。大家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没有去。”回忆起来那个女孩长得挺漂亮的,但是路帆的态度没有动摇。
后来升了职,接触的业务范围也跟着拓宽,见过资金链断裂一夜暴穷的企业老总,也见过知书达理的外企白领,“他们都说我心软,不适合这个冰冷的行业。但是说实在的,客户来自五花八门的行业,我感觉我都干不来。如果有一天不做这行了,真的想不出还能做什么。”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人与人很难建立信任
普通百姓听说高利贷,总是认为他们是用收来的利息——别人的钱来买潇洒。但实际上,整天和钱打交道、张口闭口都是钱,加上世俗的定义,让身处这个行业的人很无奈,甚至难免也会产生自我怀疑。
文新入行很早,20岁不到一只脚就踏入了贷款行业。所以他23岁就攒钱在老家买了房,25岁就自己注册了公司。客户还是自己见自己跑,但大小也是个老板。由于自己没念多少书,他对学历高的客户就有一种很自然的仰慕和亲近感。他很想跟客户交朋友,也确实凭借自己的真诚和豪爽博取了对方的好感。
他私下约过一个客户吃饭,抛开业务身份两人确实相谈甚欢,但是每每到约定的还款日,他提醒对方尤其是对方经济吃紧而他也无法网开一面时就总避免不了尴尬。“你一请我吃饭我就要想一想是不是该还钱了。”这是对方跟文新说的话,他记忆犹新。
后来二人还是保持客户关系,合同终止后也不再联系。跟金钱绑的太紧的交情,注定长久不了。这是文新最难迈过的坎,后来他也给自己定下规矩:绝不开口向朋友借钱,尽量也不借给朋友钱,数目小无所谓,数目大了难免惦记。抛开 的偏见和厌恶,这个行业本身就处于灰色地带
隔行如隔山,各行有各行的酸甜苦辣,而“高利贷”这样一个不被世俗理解的行业则背负着更多的压力。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刺死辱母者”案,这个民间借贷引发的血案,再一次把“高利贷”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杨萧说,超过20%年化利率的贷款就不受法律保护了,高利贷本身就是个游走于法律监管边缘的高危行业。他的公司也有自己的理财产品和融资项目,放贷业务虽然是公司资金的主要来源,但他们从来不摆到台面上讲。
“虽然踩了红线,但只要有市场需求,这个行业就一定会存在。只要借贷双方达成一致,就不会存在什么纠纷,一切都是按照合同办事。”但从杨萧的内心来说,他还是希望大众的宽容度能再大一些,对高利贷行业“先了解后评判”。
“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去从事高利贷,但是我希望她听到爸爸是做这个工作时,不会感到惊讶,只是把它当做一份正常的职业就好。”
(文中杨萧、路帆、文新均为化名)
一点心得:
因为长辈的原因接触到了一些这个行业的人,也成为了朋友。其实我们或我们身边的人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你(或你的朋友)所在的行业被误解过吗?如果你有话想说,来一起尬聊人生吧。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删)